​看他写的歌词,就知道这一代人如何疯过、爱过、失去过

没有阿信的词,五月天会少一半粉丝...

1997年到2017年
你身边有人来了 有人走了
但五月天的歌始终在耳边在心里


有人说,没有阿信的词,五月天会少一半粉丝。

因为在他的词里,有很多人青春里的全部故事。

以至于当6月24日,阿信拿下第28届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时,粉丝们都松了一口气:陈诗人,实至名归。



阿信曾说,“人生如同凝望无言的风景,总是说不出的感觉最抓人。”这也是他的词吸引人的地方,把那些说不出的感觉一一道明。

一起在阿信的词里,听自己的心声吧。
《温柔》
天边风光 身边的我

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藏着什么

我从来都不懂

没有关系你的世界 就让你拥有

不打扰 是我的温柔
一次演唱会,阿信在唱《温柔》时,中间加了一段独白:

“如果有一天你对我说,你要离开我,我想我不会强求,也不会再挽留,只因我想给你最美也是最后的温柔。”

在《温柔》这首歌里,阿信想表达的是,不打扰,或许是我们爱一个人最后的方式——你过你的生活,安静的住在我心里就好。就如微博上的这则故事:

男生分手后一直还悄悄关注着前女友的微博。一天,女生转发了一条求中奖的消息,男生偷偷联系了卖家,原价买下东西,让卖家以中奖的形式发给她。这件事他永远不会让她知道。

所以你看,有些人经常在身边说“爱你”,但不一定是真的;有些人看似毫不在乎你,其实你不知道他忍住了多少次想要联系你的冲动。
《孙悟空》
如果要让我活

让我有希望的活

我从不怕爱错  就怕没爱过

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荣

记得找我  我的好朋友
乍一听《孙悟空》这首歌,以为又是五月天式的摇滚与热情。但仔细看歌词才发现,阿信笔下的孙悟空,简直孤单到骨子里。

这首歌穿越到西天取经回来后的五百年,昔日的英雄神仙,都变成了凡人:

师傅云游四方,经常给大家寄明信片;

八戒好色本性不改;

沙僧植发治好了秃头,都有了论及婚嫁的女友



曾经一起踏过烽火的好朋友,如今都已经过起平平淡淡的居家日子了。剩下孙悟空,在这看似和平的五百年里,依旧在怀念那段惊险、有过快乐也有过苦痛的奋斗岁月。

一身神勇与热血无处挥洒的寂寞谁人懂?金箍棒现在只能用来掏掏耳朵。只能时不时幻想着,西边取完了经,东边应该还有,什么时候好朋友再一起上路,重返光荣呢?
《知足》
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知足》一开头,阿信就写道: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总是不能懂不能觉得足够。



那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喜欢的人,像彩虹,像夏天的风,被这样的人爱过已经是天大的幸福。

可当对方不再因为自己而快乐,放手有时候是拥有的最后一步,这是阿信告诉我们的。

那些已经离开的、却留存在我们心里的温暖回忆,是我们面对此后生活的良药。

所以尽管内心有诸多不舍和心痛,但我们在失去的痛苦中挣扎以后,往往会变得更有力量,那些美好记忆会长久存于脑中,同它提供的安全感,一同成为我们自身的一部分。

这让我们知足了。就如阿信歌词里写的“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倔强》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2004年,阿信的祖母去世,伤痛之时还被媒体发现他家族的黑道背景。深受媒体困扰的他,有感而作写了这首《倔强》。

阿信认为,上一辈的事不应该太多影响到后辈的梦想。只要不妨碍到他人,梦想能多坚持一步是一步。

毕竟逐梦的过程,都少不了外界带来的纷扰。五月天亦是这么坚持走过二十年的。刚组团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在士林一间地下室PUB里唱歌,观众最少时只有一个人,就是PUB老板。每唱完一首歌,老板帮他们拍手,就这样唱了三个小时。

没有人支持他们,就连阿信的妈妈也说,你要想好,组乐队这条路就跟捡垃圾一样。

五月天即将发行第一张专辑时,阿信还是为未来的不确定性感到不安。有一次他骑机车骑到自强隧道时,突然觉得不能再这么迷惑下去了,决定在骑出这个隧道之前,要把迷惑通通都结束掉,“我接下来的迷惑,只能有一个自强隧道那么长”。

穿过全长822公尺的自强隧道后,阿信坚定了自己,要朝着音乐的路继续前行。就像他后来在《倔强》里唱的那样:

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他用他的倔强,坚守了内心的梦,同时,也唤醒我们心中的倔强。

《如烟》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她的脸

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2009年,《如烟》入围了当年台湾金曲奖的最佳作词。整首歌相对较长,但没有一句歌词是重复的,听下来就像是坐了一台时光机,回到年少时的青葱岁月。

有画面感的歌词营造了各种各样的遗憾,比如这句: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月亮不忙着圆缺,春天不走远,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春来春去,花谢花开。这几乎是伤春悲秋、离别思乡时最常见的景象。但在阿信的歌词里,“忙着”、“走远”、“拥抱”,这些拟人化的动词,将他幻想着的一个没有离别的完美世界展露无遗。

有时候,在幸福的错觉中,我们总觉得会永远地幸福下去。但时间是贼,偷走一切,那些曾经的美好,就如青春和玫瑰一样,带不走,时间也不允许你眷恋。

走过之后才知道,劝君惜取少年时。
《突然好想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停歇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没有你

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突然好想你,谁的人生中没有过这样的时刻啊?

KTV里喧嚣震天,饭桌上唾沫横飞,突然之间,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让你平时小心翼翼包裹起来的、关于那个人的回忆,向洪水般向你涌来。

大道理人人都懂,小情绪难以自拔。

这或许就是《突然好想你》成为很多人失恋后,或极度想念某人时单曲循环歌曲的原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开头短短几个字,就让人的情绪开始蔓延;

“朋友突然的关心”,可能会让你辛苦伪装构筑起的一切坚强,瞬间崩塌;

高潮部分“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是情绪积累到顶峰,已经快从心口涌出的呐喊,可你却听不见;

最后轻描淡写的一句,“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没有你,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不是释然,更像无奈。离开后发现自己还爱着对方,却再也回不去了。



《突然好想你》收录在阿信和前女友蛋蛋妹分手后的那张专辑里。短发、戴着眼镜、打扮朴素的蛋蛋妹,与阿信在一起十几年,看着他从行天宫后一个狭小乐队房里天天练习,到演唱会场场爆满,在舞台上光芒万丈。但最终因受不了外界的压力,与阿信和平分手。

他们的故事就像歌里说的,“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如今蛋蛋妹已嫁作他人妻,阿信也有了新女友,依旧很朴素的类型。

《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其实我们都一模一样

无名却充满了莫名渴望

一生等一次发光

宁愿重伤也不愿悲伤

让伤痕变成了我的徽章

刺在我心脏 永远不忘
心中有信念但未到达的人,会喜欢这首《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

这是阿信写给自己的歌,当时音乐圈买榜事件层出不穷,他以笔作枪,直指着流行歌坛中阴暗之面:

当人心变成市场

当市场变成战场

战场埋葬多少理想



他在词里说,哪怕人生一塌糊涂,哪怕前方寸步难行,你要相信,黑暗的尽头终会有光。这光,是从你的心里发出来的:

期待着彩虹 所以开了窗

窗外只有灼热闪光

所谓的彩虹 不过就是光

只要心还透明 就能折射希望



但不管周围纷扰,只坚持初心,这样的选择注定孤独,注定鲜有人理解:

每个孤单天亮 我都一个人唱

默默的让这旋律和我心交响

就算会有一天 没人与我合唱

至少在我的心中 还有个尚未崩坏的地方



高潮部分阿信几乎是嘶吼在唱,就像是从“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喷薄而出的一股力量,让我们相信,“那个地方”,永远不会有腐烂的土壤。

《洗衣机》
从来没有 一句的怨言

你丢多少它都洗

脱水总是 全心又全力

直到颤抖了身体
《洗衣机》的前半部分,就像是描述家电的流水账。

先是将洗衣机拟人化:

穿着一身褪色的塑料压克力;

只有风霜灰尘,让人不想接近;

木讷,从来不会讨喜;

孤独的守在阳台角落里运行;

唯一关心的是何时放晴



跟其他家电相比,洗衣机太平凡和朴实了:

电视机有孩子们的目光追随着它;

吹风机有着流线外形,被人紧握在手心,就像跳舞一样亲密;

电唱机已经晋身为古董,典雅的中音格外受欢迎

……



唱到这里还是不知道阿信要说什么,直到笔锋一转:

突然有天自己洗衣服,才发现洗衣机早坏了,每次丢进去的衣服,都是妈妈手洗的。

那么多年,多少四季,风吹日晒,是妈妈在帮我们洗衣服。那些自己闯的祸,那些污点,是妈妈在帮我们承担——妈妈一直是我们的“无声洗衣机”

有时候,我们一直在忙着往前走,没有发现也没回头看看,最爱我们的人,一直站在我们身后。后知后觉产生的莫大的愧疚感,让听歌的我们感同身受:

才发现了她的皱纹是无法偿还的借据

才发现了她的背影是无法释怀的风景

《成名在望》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可会亮

那成名在望是否风光
从1997年到2017年,五月天一路走来的故事,都在这首《成名在望》里了。

从少人光顾的驻唱酒吧,他们走到了台北小巨蛋,能容纳下10万人的鸟巢,走到了纽约的麦迪逊花园。

这个过程少不了他人的批判。人们说他们“伪摇滚”,说阿信的唱功,说他们的歌曲依旧停留在青春、热血。

所以阿信在《成名在望》里抛出了一些问题:

成名真的好吗?

你追求到的东西,真的是你曾追求的东西吗?

那些成名带来的掌声和光环,是否让某些东西也在不知不觉中变质?



没有回答。但在歌里,阿信回顾少年时,再自我询问如果重新再来他会怎么走,答案显然是,他依然会选择这条布满荆棘却能开出曼陀罗花的路。

他已经42岁了,用尽了太多妥协,太多迁就,这一次他选择放下沉重的负担,“如果你,心始终信仰,谁又能怎样,你就能飞翔。”

今日互动
说说阿信的哪句歌词打动过你?


值班编辑:韩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 1971年7月1日:大雨转晴







点击图片阅读 | 男朋友和我说:王者荣耀比你好玩多了

点击图片阅读 |广州深圳地铁女性车厢,恰恰是女权的惨败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