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亚卓:手术仍是脊索瘤首选治疗方式 质子放疗等有待观察 药物仍在研发中

神外前沿讯,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脊索瘤,是神经外科领域中一个著名的“难题”。近日,中国著名神外专家、北京市...



点击上面的“神外前沿”可以关注我们哦⇪



神外前沿讯,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脊索瘤,是神经外科领域中一个著名的“难题”。

近日,中国著名神外专家、北京市神外研究所所长、首都医疗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张亚卓教授在北京神外所四楼办公室里就脊索瘤治疗等话题接受《神外前沿》的专访。

以下是《神外前沿》与张亚卓教授对话实录:

神外前沿:您谈到神经内镜对脊索瘤治疗效果很好,也有研究认为质子放疗对脊索瘤效果更好,您认为脊索瘤治疗,未来应该选择哪个路径?

张亚卓:这是两个问题了,脊索瘤现在没有一个治疗手段是终结性的治疗方案,都需要综合治疗。你说的内镜是手术,质子是放疗,多数脊索瘤患者在手术后需要不同水平的放疗,但是用哪种放疗手段,还需要大量病例来进一步观察。现在不管哪种放疗,最终都未能解决脊索瘤复发的问题。

所以,现在能够做手术,首选还是手术。手术完成之后再考虑可能的放疗方法。现在放疗方法很多,比如质子、射波刀、伽马刀这些都可以做。首选是手术,但不代表手术后不复发。

脊索瘤的治疗,现在一直是神经外科的大难题。脊索瘤一般在颅底中心线前方生长,所以内镜手术还是在脊索瘤手术治疗上有很多优势,但是不代表之用内镜技术就可以了,通常要各种技术融合在一起做。



神外前沿:脊索瘤靶向药物或基因治疗上,最近有可能出现希望吗?


张亚卓:这还得有一段时间,目前在研究中,没有明确,因为脊索瘤的分化特点比较复杂,不像某些肿瘤很单一,一个靶点就解决了。所以脊索瘤未来的治疗应该是多元化的,一个靶点就解决是很难的。

神外前沿:药物研发进展很慢,是因为脊索瘤是个罕见病吗?

张亚卓:脊索瘤算少见病,不算罕见病吧。对于整个神经外科确实数量很少,我们见到的多,是因为很多外地患者都到天坛了。有的医院一年也见不到一两个,但是我们这里基本每周都有。

神外前沿:什么情况下,外科可以全部切除脊索瘤?

张亚卓:看脊索瘤生长情况,原位的长的不广泛的就容易全部切除,也很生长位置有关,有些位置容易,有些不容易。比如,位置容易,基底部暴露,就容易全部切除。但是即使全部切除,仍然有复发的风险。

目前,至少手术后,五年存活率有所提高,但在五年内复发的仍然有一大批。

神外前沿:有人认为如果手术不能全部切除,反而会刺激脊索瘤的生长?

张亚卓:这个说法没有经过科学的证实也没有统计,是人们观察的现象,但必须经过科学验证,经过大规模的统计,来细致观察和对比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现在看来不一定是这样的。脊索瘤在危及生命的时候,能够多切还是多切一些。但如果生长部位特殊的话,比如生长在颅底缝隙中,很难全部切除。

神外前沿:对目前比较关注的质子放疗治疗脊索瘤,如何看待?

张亚卓:质子治疗的价格极为昂贵,现在不敢说绝对有效,可能有一定效果,但是最终要看大量统计分析。



张亚卓,现在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工作,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担任职务: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院执行院长、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院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北京脑重大疾病研究院脑肿瘤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临床神经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世界华人神经外科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神经外科杂志》总编等。

科技贡献:在现代微创神经外科的重要技术领域—内镜神经外科做出了大量的开拓性工作,是中国内镜神经外科的创业者及学科带头人。解决了经鼻切除复杂性脊索瘤、海绵窦内肿瘤、斜坡肿瘤等神经外科的技术难题,建立了颅底重建的新方法。基础研究方面在脑肿瘤分子分类指导个性治疗的基础研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神外前沿》部分往期专访(时间顺序,点击打开)

[专访]华山医院吴劲松: 低级别胶质瘤经合理治疗 10年存活率可超70%

[专访]宣武医院徐庚:应用纤维剥离术 挑战岛叶胶质瘤手术治疗

[专访]天坛医院张建国: 神经调控可以“替代”部分手术

[专访]林松(上):通过电生理监测和超早期化疗等手段治疗胶母(GBM)

[专访]林松(下):手术是治疗胶质瘤的决定性因素  怎样才能做到精准切除

[专访]肖新如 (上):只有手术才能给颅底脑膜瘤带来治愈机会

[专访]肖新如(下):手术不可能治愈脑胶质瘤  分子靶向与免疫治疗最有前途

[专访]王任直 (上):垂体腺瘤虽是神经外科常见肿瘤  但应多科协作

[专访]王任直(下) :反对滥用伽玛刀  垂体腺瘤治疗必须多科室协作

[专访]马文斌(上):今年将开展脑胶母细胞瘤的免疫治疗临床试验

[专访]马文斌(下):国际前沿技术怎样让中国脑胶质瘤患者受益

[专访]江涛:针对复发GBM的新药今年临床试验  免疫治疗大有前途

[专访]周文静:微创的电极植入和射频可以部分替代手术治疗癫痫

[专访]张玉琪(1):清华大学仿生人工骨为儿童颅脑修补解决世界性难题

[专访]张玉琪(2):脑胶质瘤治疗主要取决于手术切除程度  而不是化疗

[专访]张玉琪(3): 答颅咽管瘤、儿童脑肿瘤等热点问题

[专访]天坛于书卿(1): 术中B超造影等影像引导技术让胶质瘤手术更为精准

[专访] 天坛于书卿(2):基因治疗胶母细胞瘤效果良好  正在开展临床试验

[专访]北京天坛季楠(上):基因技术等脑胶质瘤治疗最新进展

[专访]北京天坛季楠(下):分子检测可能是脑胶质瘤的突破口之一

[专访]阎海:分子病理给脑胶质瘤治疗带来哪些帮助(下)

[专访]阎海:分子病理给脑胶质瘤治疗带来哪些帮助(上)

[专访]韩小弟:脑胶质瘤术中放化疗与靶向

[专访]李文斌:搭建胶质瘤治疗国内一流团队
- The End -
回复神经外科专家姓名,可查询以往专访及就医渠道

神外前沿:神经外科医学情报与就医平台

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医、内容、会议等合作请点击阅读原文;值班QQ2231686562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