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巨亏超百亿,高仿保时捷的“保时泰”为何翻车了?

@中国新闻网
“开上‘保时泰’,圆了‘高富帅’的梦!”车主圆梦与否不知道,不过现在,“保时泰”自己的豪车梦先碎了。

曾经因为高仿保时捷得名“保时泰”的众泰汽车,沉寂许久后再次回到人们视野,因为一份巨亏112亿元的年报。

2019年报显示,众泰汽车巨亏超百亿。
日亏三千万,股价跌超九成

6月22日,众泰汽车姗姗来迟的2019年年报终于披露,大幅低于此前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2019年实现营收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净利润亏损111.9亿元,同比下降1498.98%。

一年亏掉111.9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超3000万元,是众泰汽车当前34.3亿元市值的3倍多。从2017年上市至今短短三年,“模仿车王”众泰汽车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泰汽车解释,营业收入大幅下降,与销量大幅下降有关,经营成本相对上升,导致经营亏损较大。数据显示,众泰汽车2019年汽车销售量仅为2.12万辆,同比下降86.29%。

巨亏一方面是因为销量大幅下降,另一个原因在于商誉减值。

2019年度,众泰汽车需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总额84.31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1.2亿元,仅此一项便占据总资产减值的72.59%。

糟糕的财务表现,使得众泰汽车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随即对众泰汽车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众泰汽车股价走势。数据来源:Wind
众泰汽车股票于6月23日停牌一天,6月24日起复牌,股票简称变更为*ST众泰。

6月24日复牌,*ST众泰开盘不到半小时跌停,股价报1.69元。相较2017年巅峰时期的18.17元,众泰汽车的股票三年狂泻93%,令公司六万多股民揪心。

借壳上市,商誉埋雷

众泰汽车数十亿元的商誉减值,可以追溯到众泰汽车与金马股份重组上市的一系列操作,背后操盘手为2017胡润百富榜上第239位的浙江富豪、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应建仁。

浙江永康市以“五金”出名,上世纪90年代应建仁创办五金厂起家,主要生产汽车冲压件和模具,一步步扩张成为铁牛集团。

2003年,铁牛集团通过收购汽车生产线,从汽车零件进军整车制造,并与亲戚成立了众泰制造,由应建仁的两位外甥负责。由于赶上了汽车行业的黄金期,众泰制造很快成为了铁牛集团重要的业务之一。

众泰汽车实控人应建仁。来源:众泰汽车工程研究院微信号
2015年,应建仁启动“借壳上市”计划。外甥金浙勇成立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永康众泰”),装入众泰制造和众泰新能源两块重要的资产。

2016年3月,借壳方案出炉,应建仁控股的金马股份通过发行股份+现金的方式,收购永康众泰。永康众泰净资产价值仅22亿元,却给出116亿元的超高估值,增值率达429%,甚至高于吉利收购沃尔沃的18亿美元。

2017年,金马股份通过发行股份+现金的方式斥资116亿元巨额收购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因此形成合并商誉65.79亿元。同年6月,金马股份正式更名为众泰汽车,并完成重组上市,应建仁的计划成功了。



众泰汽车由应建仁徐、美儿夫妇控制。数据来源:企查查。

高溢价收购的背后是,金马股份、永康众泰汽车的控制人铁牛集团作出了一份几乎无法实现的业绩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亿元、14亿元、16亿元、16亿元。

然而众泰汽车此后的市场表现却每况愈下,业绩承诺无法兑现,当初埋下的商誉地雷被逐步引爆。2018年,众泰汽车计提商誉减值3.2亿元;2019年,众泰汽车更是直接将61.2亿元商誉归零,加上业绩滑坡,共同导致了百亿巨亏。

百亿巨亏换来一声对不起。众泰汽车22日表示,2019年业绩承诺未实现,公司董事长、总裁对此深感遗憾,并向广大投资者诚恳道歉。

模仿车王,抄无可抄

众泰汽车从诞生之日起玩的就是“模仿游戏”,并因为其持续复刻豪华车,以“豪车皮尺部”闻名。

2013年,众泰汽车推出首款中型SUV车型T600,这款车型结合了大众途锐与奥迪Q5,被网友称为“正面看是大众途锐,侧面看是奥迪Q5”。T600上市首月销量突破5000辆,尝到甜头的众泰汽车一发不可收拾。

2015年,众泰汽车模仿大众途观的大迈X5上市;2016年,模仿奥迪Q3的紧凑型SUV众泰SR7面世,被网友戏称为“众泰Q3”;2017年,模仿大众途昂的中型SUV大迈X7登场。

众泰大迈销售中心总经理王俊刚介绍新车。 孙权 摄
靠着模仿,众泰汽车迎来高速增长。2014年销量为16.6万辆,同比增长23.8%;2015销量约22万辆,同比增长33%;2016年,众泰汽车销量超过33万辆,同比增幅高达50%。

2016年10月推出的众泰SR9,将“保时泰”的名声一炮打响。该车型外观上与保时捷MACAN高度相似,以至于在2017上海国际车展上,保时捷CEO Oliver Blume来到众泰展台看到该车型时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然而,依靠“皮尺部”复刻其他豪华车型带来的繁荣并不能持久。2017年,众泰汽车销量首次下滑,新车销量同比下降4.8%。2018年,众泰汽车T700出现“方向盘门”,众泰的S系列也不断出现质量问题,且同一辆车反复出现,口碑崩溃。众泰SR9甚至连续数月零销量,最终无奈停产。

2018年,众泰汽车销量仅23万辆,而当年的销量目标却是48万辆,完成率不足五成;2019销量降至15.3万辆,同比下滑40.1%。据乘联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众泰汽车累计销量3573辆,去年1-5月则是8.8万辆,同比下滑约96%。

如今的众泰似乎已经“抄无可抄”,乘用车已经有超过1年的时间没有出新款车型。主销车型T600自2018年下半年后再也没有更新,两款旗舰车型T700和Z700还停留在2017年,原计划2019年第四季度上市的全新紧凑型SUV众泰TS5,也至今没有消息。

新车型仍无消息。图片来自众泰汽车官网。
对于众泰面临的困境,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目前汽车产业加速向互联网、IT产业靠拢,研发节奏加快,以现在的流行趋势,靠模仿已经跟不上产业发展节奏。简单的理解就是,如今市场产品迭代的速度太快,你还没模仿出来,这股潮流已经悄然过去。”

“众泰的困境本质在于,其核心业务大幅下滑。研发跟不上,质量下滑,导致销量出现问题。众泰走到今天,对于汽车行业的启示在于,汽车属于重资产行业,靠模仿和高仿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记者。

债台高筑,鼓励离职

在销量暴跌的同时,众泰汽车湖南基地5月份发布的一则《关于公司员工顺延放假通知》,让众泰又一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上述通知称,由于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及疫情严重影响,该基地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从2020年7月1日顺延至2021年6月30日。但在疫情更严重的湖北,不少车企已经复工,业内人士认为,“放假一年”实则变相裁员。

众泰湖南基地原为江南汽车所有,2007年众泰收购江南汽车后归属于众泰汽车,目前在长沙和湘潭分别有一个基地。据此前媒体报道,长沙基地去年起产能就已大量闲置。

事实上,由于部分地区于2019年开始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无法适配的众泰已陷入生产停滞、终端无车可卖的困境。“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或者不连续生产状态”,众泰在今年3月回复深交所问函时也承认了这一点。



众泰汽车法定代表人金浙勇被限制高消费。数据来自企查查。

身陷困境,众泰汽车还鼓励员工主动离职,对主动离职员工给予一定的鼓励,甚至发放奖金补贴。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众泰汽车应付职工薪酬高达3.2亿元,而去年底该数据为2.1亿元,短短数月欠薪额度增逾40%。

企查查显示,4月1日,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浙勇因买卖合同纠纷,被限制高消费。此外,众泰汽车今年以来已经有26个开庭公告信息,均为被告。

众泰汽车管理层也人事动荡,从去年11月的杨建,到今年3月的陈静和邓晓明,短短四个月,众泰汽车三位副总裁相继“因个人原因”辞职。

短短几年,众泰汽车从云端坠落,还能否从危机中站起来,给被套牢的投资人一个交代吗?

作者:张旭

编辑:范丰辉

责编:马学玲

RECOMMEND
推荐阅读
祝“端午节快乐”到底行不行?行!祝!!

“真的真的石锤了”!北京警方通报牛萌萌吸毒

朋友圈日食大赏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