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设计院辞职后,在深山开了一家“黑店”,可以飞檐走壁

“黑店”民宿...



转自:一条(ID:yitiaotv)

本文已获得授权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85后建筑师彭贤飞,

16年从设计院辞职,带着母亲

跑到浙江莫干山一个荒村里,

租下了别人看不上的破房子,

改成了一家只有4间客房的魔幻民宿。

他在两个老宅之间下挖池塘,

在屋顶上造连廊和亭子,

随时可以飞檐走壁,

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龙门客栈”。

奇特的设计图纸,

甚至还难哭了当地工人。



民宿开业2年,去年只有35% 的入住率,

但彭贤飞不在乎,

也懒得去做宣传:

“这里是我的工作室,

也是我第二个家,

哪里空了我就睡哪里,我乐在其中。”

编辑   潇钺   自述   彭贤飞


我叫彭贤飞,是一个游离于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老中青年。

16年我从设计院出来,打算自己开一个工作室,但是当时没人找我做设计,我就想可不可以自己尝试下,做一个真正有自己想法的作品。



莫干山紫岭村里仙人坑,是莫干山为数不多的原始村落,大多数居民都是原生村民,没有什么商业痕迹。村子里盖了很多形态不一的新房,我改造的这一栋几乎是村里最老的房子。

找到这个老房子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我当时每天从杭州开车过来,看了几十个老房子。车子只能开到岔路口,再爬一段陡坡才能看到建筑主体。



房子是这个村里最高的一栋,山谷的正中央,被三面竹林环绕。站在房顶上,可以看到山上层层叠叠的梯田竹海,还有小溪从房前穿过。

当时特别惊喜,因为前面的花窗、老墙保存得很完整,我在这扇窗户下坐了很久,深深被打动,决定就是它了。



 别人觉得不值钱的破房子,我租了30年 

民宿由2栋房子租成,前面这一栋是100多年的老房子,后面是80年代的,主要作为主楼的辅房使用。

租下来的时候,里边堆放着柴火、杂物,房屋的结构几乎是不能用了,随时有倒塌的风险。



摄影师:景思远

我跟房东聊了很长时间,才知道他祖上其实是走镖的,在当地声名显赫,以前在这里有一整个建筑群,现在保留下来的就只有前面这栋100多年的老房子。





摄影:陈俊宇

租下这个房子的时候,房东的妈妈还住在里面,我跟房东谈了租金一年4万3,签30年合约,差不多相当于买下来了。

房东当时问我:这样一栋老房子你确定要租吗?如果不是前面坡太陡,他早就拆掉盖新房了。

对现在的农村来说,他们觉得新房子才是财富跟地位的象征,老房子留下来没什么价值,挺不理解我的做法。



 以《龙门客栈》原型做设计,

 飞檐走壁很江湖 

民宿取名叫“hei店”,并不是真的“黑”店,而是我工作室名字的谐音,可以让别人一下就记住我们。

我是个武侠迷,初中时在一个室友影响下迷上了武侠小说,路边摊租书看,金庸古龙翻了个遍,上了大学开始看各种港片武侠片,最喜欢胡金铨67版的《龙门客栈》,hei店就是以它为原型来设计空间。



67版《龙门客栈》剧照



在这个“客栈”里,来的客人互不认识,如果有人从池塘上的楼梯走下来,大厅、活动室的客人都能看到,大家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他身上,互不相识的人互相打量,特别有江湖的感觉。



原先的两栋房子是毫不相干的,我花了很多的心思增加两栋房子之间的联系。比如门口下挖了一个池塘,用楼梯围出来一个天井。



顺着山谷里的步道,我用钢结构在原来的木结构屋顶上面做了一个曲折的连廊和亭子,有一种武侠片里飞檐走壁的感觉。

屋顶上的两个亭子,是我们这里最热门的打卡点。一个亭子正好对着山谷,能看到起伏的山峦,另一个亭子刚好望向对面,对应的景色完全不同。
民宿总共有4个房间,取名叫五拐内、五拐外、九拐内、九拐外。从钢结构的楼梯上二楼,围绕天井走一圈,就能进入每个房间。

很多客人都不知道这些名字是什么意思,其实是走到房间拐了9下,每拐一下都有不同的景色。



室内设计,我希望尽量保留材料真实的触感,把老房子夯土墙直接暴露出来,屋里也没有过多的装饰,摆放了一些真正需要的基础家具。




摄影:陈俊宇

老宅的一楼,被我用作民宿的大厅,几块石板简单划分出3个空间,有就餐区,茶空间,还有一个小的展览空间,放一些当时设计的手稿。池塘的另一边是活动室,专门建出来给朋友聚会用,里面的小吧台可以调酒、聊天。



 不介意入住率,民宿是第二个家 

从开业到现在,我们几乎没有在任何平台做过宣传,入住率去年只有35%。

有个客人对我说:在民宿预订平台上翻了好多页,在一群白色、特别现代、小清新的照片当中,被我们家黑漆漆的封面照吸引了。很多人纯粹是因为在平台上看到照片,觉得喜欢才会过来。





到现在为止,我们民宿没有管家,没有前台,也没有服务人员,基本上都是我和我妈妈两个人忙所有的事。

刚开业的时候我担心营收,请妈妈过来帮一下忙,结果两年过去了,妈妈一直在这里,感觉已经离不开她了。



妈妈在后边的地里种了很多蔬菜,客人来了吃的蔬菜都是地里面现摘的。她给客人做菜,都是满满一盘,我经常会跟她开玩笑说,可以少一点,摆盘好看一点,但她不同意。



这里既是民宿,也是我的工作室,更是我第二个家。随处都可以办公,随处都是我的床。

如果有空房的话,我就睡在客房里。如果今天客人住满了,我随便找一个沙发睡。



我们民宿后面在盖一栋小屋,里边有两个小房间,其中一间给妈妈住。

现在村里面老奶奶见到我,除了关心我的长头发、催我找对象,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又买新东西啦。开业两年,里面的家具几乎已经换了一遍,就连房子后面的储物间也堆满了。



 自己动手,不浪费一点材料和空间 

我在设计院做了5年之后,正好遇到房地产急剧萎缩,公司的项目变得特别少,我就辞职开了自己的工作室。

hei店的改造,我的设计方法跟设计院里的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用电脑软件绘图,都是根据现场的尺寸,确定哪个位置应该是什么功能。
当时拿到这个房子,没有着急设计。差不多花了半年的时间做调研,走访江浙一带的村落。

我希望能造出这样一栋房子:不是简单形式化的继承,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属于中国的。用了特别多转折的手法,围绕着池塘做了一个变异的内向型建筑。

室外的景观设计几乎是没有设计,没有大动它,野花野草在石头缝里,就让它自由生长。





民宿改造的过程,是材料重新组合、再利用的一个过程:两栋房子之间挖了池塘,挖出来的石头,直接砌成我们聚会用的户外平台。



黑店的改造几乎全是人工完成的,房子基地地势比较高,所有的大型机械都进不来,把好几拨工人都给逼疯了。还有些设计太特别,工人做不出来,我就自己动手来。

打下来的土墙也没有浪费,就作为房间里边的隔墙;屋顶上的瓦,也是原来老房子的瓦片重新铺上的;家里一些小的竹制家具,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就来自于山上的竹林。



民宿后面的房间,是我跟我爸爸花了2个月自己改造的,包括泥工、电工、电焊都是我自己来。手被水泥侵蚀磨破了皮,小腿上也全是伤,但是还是挺乐在其中的。
民宿已经开业两年了,营收状况比刚开始好了很多。如果周末没客人,我会邀请上海杭州的朋友过来,办个小party、户外烧烤,一群朋友在屋顶上弹着吉他、唱着歌,有音乐也有美食,是我最希望hei店呈现的状态。
摄影师:景思远

“黑店”民宿入住TIPS

1. 进入民宿可以开车到村子一个岔路口,再爬一段100多米的坡就能看到;

2. 民宿附近有站点,可以在站点坐大巴抵达莫干山风景区,莫干山民国风情小镇等地,大概需要20分钟车程;

3. 民宿所在的山谷里有一条荒废的石头古道,差不多有100年的历史。顺着古道登顶,有一个很大的茶园,是民宿主私藏的观景点。从这里望出去莫干山万峰林立,特别壮观。

每天一条原创短视频,每天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每天精选人间美物,每天来和我一起过美好的生活。一条(ID:yitiaotv)
▼ 点这儿,来非建筑 × 一条的店里逛逛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