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嫁给什么男人,你就什么命!



点击上方“好书指南”,关注有温度的文艺公众号



巴菲特曾说:你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在选择伴侣上,如果你错了,将让你损失很多。而且,损失不仅仅是金钱上的。

好的婚姻,能让你变成孩子,坏的伴侣,能让你变成疯子。嫁人前,千万要擦亮眼睛!遇到这几种男人,一定要慎重。
-01-
心穷的男人撑不起婚姻


女人,你可以选择一个穷男人,但绝不要嫁给一个心穷,的男人。心穷的男人,肩上扛不起责任,也撑不起婚姻。

今年六月,相声演员曹云金发博宣布与,妻子唐菀离婚。仅维持16个月,的婚姻破裂,并没有让人感到意外,评论区也是一边倒地恭喜,唐菀。

时间倒回两个月前,曹云金和唐菀一起参加,了某综艺的录制。当主持人问起家里财政,情况时,唐菀说是AA制。

话音刚落,曹云金就跳出来反驳“为什么我要出大钱”。唐菀面露不悦,回怼他:"因为你是爸爸。”





而在接下来主持人问,到二人的夫妻生活状态,曹云金一股脑说的都是,夫妻俩吃不到一起、玩不到一起,没有相同的爱好......丝毫不顾及一旁唐菀,的情绪和形象。

就算宣布离婚后,曹云金的经纪人对外说起二人,离婚的原因也和钱有关:“婚后一直都是男方在养家,女方无收入”。

有婚姻关系时心疼给,老婆花钱,离婚了对外嫌弃前妻,没工作。可怜唐菀为他生养孩子、放弃已经起步的事业,却在他心里落不下一点好。

“一味的付出不,一定能换来体谅”,唐菀离婚声明里的这句话,道尽了对这段感情的失望。

处处计较得失的“穷”男人,把婚姻当成了一笔精打细算,的生意。多给你花一分一厘,他们都会牢记在心。

.

.

没有责任和担当的“穷”男人,遇事只会推卸责任,没有任何格局和担当。

他们无法给予妻子,经济上的支持、情感上的满足,对妻子的付,也同样视若无睹。

和心穷的男人在一起,只会摧毁你对婚姻,所有的期待,把你拖入麻木和劳碌,无止的深渊。
-02-
愚孝的男人看不到妻子的委屈


电视剧《都挺好》大火时,微博上有这么一个话题:苏家三个男人里,最不能嫁的是谁。

老大苏明哲以最高,票数当选。苏明哲看似稳重有学识,实则愚孝自私。

母亲去世,他回国奔丧,在没有和妻子吴,非商量的前提下,决定全款给父亲苏大强,(苏大强)买房,还雇了一个24小时保姆。



“我不就是给我爸买,个房子吗,怎么了!”实际上,他早已失业,房贷压力,家庭开支都落在,吴非的头上。


他对父亲一掷千金,吴非却在,美国为了生计失眠、痛哭流涕。愚孝的男人,充其量是个“好孩子”,但一定是失职,的丈夫和父亲。

真正成熟的男人会知道,好的婚姻里,夫妻关系永远排在第一位,“小家”永远排在“大家”之前。

因为父母和孩子终究,只能陪他一程,妻子才是和他相伴一生、共历风雨的人。

孝顺父母没有错。错的是对于父母不,合理的要求唯命是从,在利益冲突时,永远选择牺牲小家。

为了哄父母开心,拉上老婆孩子一起受罪,嫁给这样的男人,婚姻生活只会鸡犬不宁,支离破碎。
-03-
情绪失控的男人是不定时炸弹


前几天,看到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视频:凌晨,一对情侣发生争吵。男子故意走到马路中间,张开双臂迎着车流,似乎想要威胁女子。

女子上前劝阻,男子猛地用手挣开,手臂肘击到了女子的腹部,女子痛苦地蹲在地上。



过了一会,男子似乎回心转意,想要扶起女子。这时一辆轿车疾驰而过,男子被刮倒在地,而后坐起。

女子却被撞飞数米,不幸身亡。



据说,男子得知女友的,死讯后情绪崩溃,可如今的愧悔,无法挽回什么。

作为一个成年人,放任自己的情绪,对伴侣施加语言、身体上的暴力;明知危险却跑到马路上,(马路上)赌气,最终竟是伴侣为自己的,垃圾情绪买单。

令人唏嘘。

千万不要再说“他平常对我真的很好”了,看一个男人,不要看他对你好的,时候有多好,要看他对你差的时候,有多差。

.

.

一个人在情绪失控的时候,智商等于零,他无法对他所做,的行为负责。而长期的情绪失控,最后衍生出的必然,是肉体暴力和语言暴力。

无论哪一种,都是刀刀见血的武器。和容易情绪失控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你只能小心翼翼,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哪一句话会把他引爆,下一秒自己会是安然,度过还是粉身碎骨。

女人这一生,要的无非就是一个安全感。嫁给情绪不稳定的男人,余生都是无尽的,惶恐和灾难。
-04-
奥黛丽.赫本曾说:外在决定两个人在一起,内在决定两个人在一起,多久。

嫁人,不能只看五官,也一定要看看他的三观。我们早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感情不只是说说就可以。

请记住:他是怎样的,结婚后就是怎样的。

不要幻想着结婚后他就会改成你,想象中的样子,那是不存在的虚渺幻想,生活要建立在现实之上,不是建立在虚构之上的。
爱情可以只走心,婚姻必须要走脑。你选择了什么样的男人,决定了你接下来会,经历什么样的人生。

点个“在看”吧,希望每个女人,都能找到那个与你,三观相合、顾你一生的伴侣。
1

又看了看我。我们三个人都看着他,他像一块玻璃那样安详。

“这门婚事准是定得很匆忙,”黛安娜说,“他们彼此不可能认识很久,的。”

“但有两个月了。他们十月份在s城的,一个乡间舞会上见的面。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从各方面看来这门,亲事都是称心合意的,没有什么障碍,也就没的必要拖延了。一等弗雷德里克爵士出让给他们的s城,那个地方整修好,可以接待他们了,他们就结婚。”

这次谈话后我第一回见圣约翰独自,呆着的时候,很想问问他,这件事是不是很使他伤心。但他似乎不需要什么同情,因此,我不但没有冒昧,地再有所表示,反而想起自己以前的冒失,而感到羞愧。此外,我已疏于同他交谈,他的冷漠态度再次结冻,我的坦率便在底下凝固了。他并没有信守诺言,对我以妹妹相待,而是不断地显出那种小小的令人,寒心的区别,丝毫没有要慢慢亲热起来,的意思。总之,自从我被认作他的亲人,并同住一屋后,我觉得我们间的距离,远比当初我不过是乡村女教师,时大得多。当我记起我曾深,得他的信任时,我很难理解他,现在的冷淡态度。

在这种情况下,他突然从趴着,的书桌上抬起头来说话时,我不免有些惊讶了。

“你瞧,简,仗己经打过了,而且获得了胜利。”

我被这样的说话,方式吓了一跳,没有立即回答。但犹豫了一阵子后,说道:“可是你确信自己不是那种为胜利付出了,重大代价的征服者吗如果再来一仗岂不会把你毁掉”

“我想不会。要是会,也并没有多大关系。我永远也不会应召去参加另一次,这样的争斗了。争斗的结局是决定性的,现在我的道路已经扫清,我为此而感谢上帝”说完,他回到了自己的文件和沉默,中去了。

我们彼此间的欢乐,即黛安娜的、玛丽的和我的渐渐地,趋于安静了。我们恢复了平时的习惯和,正常的学习,圣约翰呆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了,与我们一起坐在同,一个房间里,有时一坐几小时。这时候玛丽绘画;黛安娜继续她的百科全书阅读,课程使我不胜惊讶和敬畏;我苦读德文;他则思索着,自己神秘的学问,就是某种东方语言,他认为要实现自己的,计划很需要把它掌握。

他似乎就这么忙着,坐在自己的角落里,安静而投入。不过他的蓝眼睛惯于离开看上去,稀奇古怪的语法,转来转去,有时会出奇地紧,盯着我们这些同学,一与别人的目光,相通就会立即收敛,但不时又回过来搜索,我们的桌子。我感到纳闷,不明白内中的含义。我也觉得奇怪,虽然在我看来每周一次上莫尔顿,学校是件小事,但他每次必定要,不失时机地表示满意。

更使我不解的是,要是某一天天气不好,落雪下雨,或者风很大,她的妹妹们会劝我不要去,而他必定会,无视她们的关心,鼓动我不顾恶劣(顾,恶劣)天气去完成使命。

“简可不是那种你们要把她说,成的弱者,”他会说,“她会顶着山风,暴雨,或是几片飞雪,比我们准都不差。她体格健康富有适应性比很多,身强力壮的人更能忍受天气的变化。”

我回到家里,虽然有时风吹雨淋,疲惫不堪,但从不敢抱怨,因为我明白一嘀咕就会,惹他生气。无论何时,你坚忍不拔,他会为之高兴,反之,则特别恼火。

一天下午,我却告假呆在家里,因为我确实感冒了。他妹妹们代我去了莫尔顿,我坐着读起席勒的作品来。他在破译鸡爪一样的东方涡卷(东方,涡卷)形字体。我换成练习翻译时,碰巧朝他的方向看了下下,发觉自己正处于那双,蓝眼睛的监视之下。它彻彻底底,一遍遍地扫视了多久,我无从知道。他的目光锐利而冷漠,刹那之间我有些迷信了仿佛同,某种不可思议的东西坐在一个屋子里。

“简,你在干嘛”

“学习德语。”

“我要你放弃德语,改学印度斯坦语。”

“你不是当真的吧”

“完全当真,我会告诉你为什么。”

随后他继续解释说,印度斯坦语是他眼下正在,学习的语言,学了后面容易忘记前面。要是有个学生,对他会有很大帮助,他可以向他一遍,遍重复那些基本知识,以便牢记在自己的脑子里。究竟选我还是他的妹妹们,他犹豫了好久。但选中了我,因为他看到我比任何一位都能坐得,祝我愿意帮他忙吗也许我不必作太久的牺牲,因为离他远行的日子,只有三个月了。

圣约翰这个人不是轻易,就能拒绝的。让你觉得,他的每个想法,不管是痛苦的,还是愉快的,都是刻骨铭心,永不磨灭的。我同意了。黛安娜和玛丽回到家里,前一位发现自己的,学生转到了她哥哥那里,便大笑不已。她和玛丽都认为,圣约翰绝对说服不了,她们走这一步。他平静地答道:“我知道。”

我发现他是位耐心、克制而又很严格的老师。他期望我做得很多,而一旦我满足了他的期望,他又会以自己,的方式表示赞许。渐渐地他产生了某种左右,我的力量,使我的头脑失去了自由。他的赞扬和注意,比他的冷淡更有抑制作用。只要他在,我就再也不能谈笑自如了,因为一种纠缠不休的直觉,提醒我他讨厌轻松活泼,至少表现在我身上时。我完全意识到只有态度,严肃,干着一本正经的事儿才合,他的心意,因此凡他在场的时候,就不可能有别的想头了。我觉得自己被置于一种使人结冻,的魔力之下。他说“去”,我就去,他说“来”,我就来;他说“干这个”,我就去干。但是我不喜欢受奴役,很多次都希望他像以前,那样忽视我。

一天夜里,到了就寝时间,他的妹妹和我都围他而立,同他说声晚安。他照例吻了吻两个妹妹,又照例把手伸给我。黛安娜正好在开玩笑的兴头上,她并没有痛苦地被他的意志控制着,因为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她的,意志力也很强,便大叫道。

“圣约翰你过去总把,简叫作你的第三个妹妹,不过你并没有这么待她,你应当也吻她。”

她把我推向他。我想黛安娜也是够惹人,恼火的,一时心里乱糟糟,的很不舒服。我正这么心有,所想并有所感时,圣约翰低下了头,他那希腊式的面孔,同我的摆到了一个平面上,他的眼睛穿心透肺般地探究,着我的眼睛他吻了我。世上没有大理石吻或,冰吻一类的东西,不然我应当说,我的牧师表哥的致意,属于这种性质。可是也许有实验性的吻,他的就是这样一种吻。他吻了我后,还打量了我一下,看看有什么结果。结果并不明显,我肯定没有脸红,也许有点儿苍白,因为我觉得这个吻仿佛,是贴在镣铐上的封条。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忽略这一礼节,每次我都严肃庄重,默默无言地忍受着,在他看来似乎又为这吻,增加了魅力。

至于我,每天都更希望讨他喜欢。但是这么一来,我越来越觉得我必须,抛却一半的个性,窒息一半的官能,强行改变原有的情趣,强迫去从事自己缺乏禀性来,完成的事业。他要把我提携到我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每时每刻我都为渴求达到,他的标准而受着折磨。这是不可能付诸实现的,就像要把我那,不规则的面容,塑造成他标准的古典模式,也象要把他的,海蓝色泽和庄重的光彩,放进我那不可改变的,青色眼睛里。

然而,使我目前动弹不得的不全是他,的支配意识。最近我很容易显出伤心来,一个腐朽的恶魔端坐在我,的心坎上,吸干了我幸福的,甘泉一这就是忧心恶魔。

读者,你也许以为在地点,和命运的变迁中,我已经忘掉,了罗切斯特先生。说真的,一刻都没有忘记。我仍旧思念着他,因为这不是阳光,就能驱散的雾气,也不是风暴便可吹没,的沙造人像。这是刻在碑文,上的一个名字,注定要像刻着,它的大理石那样长存。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渴望知道他的情况。在莫尔顿的时候,我每晚一踏进那,间小屋便惦记起他来;这会儿在沼泽居,每夜一走进自己的卧室,便因为他而心潮起伏。

为了遗嘱的事我,不得不写信给布里格斯先生时,问他是不是知道罗切斯,先生目前的地址和健康状况。但就像圣约翰猜想的那样,他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我随后写信,给费尔法克斯太太,求她谈谈有关情况。我原以为这一步肯定能达到,我的目的,确信会早早地,得到她的回音。二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收到回信,我万分惊讶。而两个月逝去,日复一日邮件到来,却没有我的信,我便深为忧虑了。

我再次写了信,因为第一封有可能是,丢失的。新的希望伴随着新,的努力而来,象上次一样闪了一下光,随后也一样摇曳着淡去了。我没有收到一行字,一句话。在徒劳的企盼中半年,已经过去,我的希望幻灭了,随后便觉得真的堕入,了黑暗。

风和日丽的春天,我无意消受。夏天就要到了,黛安娜竭力要,使我振作起来,说是我脸有病容,希望陪我上海边去。圣约翰表示反对,他说我并不需要散漫,却缺些事儿干干。

我眼下的生活太无所用心,需要有个目标。我想大概是为了补缺,他进一步延长了我的,印度斯坦语课,并更迫切地要我去完成。我象一个傻瓜,从来没有想到要反抗,我无法反抗他。

一天,我开始了我的功课,情绪比往常要低。我的无精打采是一种强烈,感受到的失望所引起的。早上汉娜告诉我有我,的一封信,我下楼去取的时候,心里几乎十拿九稳,该是久盼的消息终于来了。但我发现不过是,一封无关紧要的短简,是布里格斯先生的公务信。我痛苦地克制自己,但眼泪夺眶而出。而我坐着细读印度文字,难辨的字母和华丽的比喻时,泪水又涌了上来。

圣约翰把我叫到,他旁边去读书,但我的嗓子不争气,要读的词语被啜泣淹没了。客厅里只有他和我两人,黛安娜在休憩室练习弹唱,玛丽在整园子这是个,晴朗的五月天,天清气爽,阳光明丽,微风阵阵。我的同伴对我,这种情绪并未表示惊奇,也没有问我是什么缘故,他只是说:“我们停几分钟吧,简,等你镇静下来再说。”我赶紧忍住不再发作,而他镇定而耐心地坐着,靠在书桌上,看上去像个医生,用科学的眼光,观察着病人的险情,这种险情既在意料之中,又是再明白不过的。我止住了哽咽,擦去了眼泪,嘟哝着说是早上身体不好,又继续我的功课,并终于完成了,圣约翰把我的书,和他的书放在一边,锁了书桌,说:“好吧,简,你得去散散步,同我一起去。”

“我来叫黛安娜和玛丽。”

“不,今天早上我只要,一个人陪伴,一定得是你。穿上衣服,从厨房门出去,顺着通往沼泽谷,源头的路走,我马上会赶来的。”

我不知道有折中的办法。在与同我自己的性格相左,的那种自信冷酷的个性打交道时,我不知道在绝对屈服和,坚决反抗之间,生活中还有什么中间道路。我往往忠实执行一种方法,有时终于到了似火山喷涌,一触即发的地步,接着便转变成执行,另一种方法了。既然眼前的情况不能保证,我起来反抗,而我此刻的心境又,无意反抗,我便审慎地服从,了圣约翰的指令,十分钟后。我与他并肩踩,在幽谷的野径上了。

微风从四面吹来,飘过山峦,带来了欧石南和灯心草,的芳香。天空湛蓝湛蓝,小溪因为下过春雨而上涨,溪水流下山谷,充盈清沏,从太阳那儿借得了金光,从天空中吸取了蓝宝石,的色泽。我们往前走着离开了小径,踏上了一块细如苔藓、青如绿宝石的柔软草地,草地上精细地点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并闪耀着一种星星似,的黄花。山峦包围着我们,因为溪谷在靠近源头的地方蜿蜒伸,到了山峦之中。

“让我们在这儿歇一下吧,”圣约翰说,这时我们已来到了一个,岩石群的第一批散乱的石头跟前。这个岩石群守卫着隘口,一条小溪从隘口的另,一头飞流直下,形成了瀑布。再远一点的地方,山峦抖落了身上的草,地和花朵,只剩下欧石南蔽体,岩石作珠宝在这里山把荒凉夸,大成了蛮荒,用愁眉苦脸来代替精神饱满,在这里,山为孤寂守护着无望,的希望,为静穆守护着,最后的避难所。

我坐了下来,圣约翰坐在我旁边。他抬头仰望山隘,又低头俯视空谷。他的目光随着溪流飘移,随后又回过来扫过给,溪流上了彩的明净的天空。他脱去帽子,让微风吹动头发,吻他的额头。他似乎在与这个他常到之处,的守护神在交流,他的眼睛在向某种,东西告别。

“我会再看到它的,”他大声说,“在梦中,当我睡在恒河旁边的时候。再有,在更遥远的时刻当我又一次沉沉,睡去的时候在一条更暗淡的小溪的岸边。”

离奇的话表达了一种,离奇的爱:一个严峻的爱国者对,自己祖国的激情他坐了下来,我们足足有,半小时没有说话,他没有开口,我也没有吱声。这段沉默之后,他开始说了:“简,六周以后我要走了,我已在东印度人号船里,订好了舱位,六月二十日开航。”

“上帝一定会保护你,因为你做着他的工作,”我回答。

“不错,”他说,“那是我的光荣,也是我的欢乐。我是永不出错的主,的一个奴仆。我出门远游不是在,凡人的指引之下,不受有缺陷的法规的制约,不受软弱无力的同类,可怜虫的错误控制。我的国王,我的立法者,我的首领是尽善尽美的主。我觉得奇怪,我周围的人为什么,不热血沸腾,投到同一面旗帜下来参加,同一项事业。”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有你那样的毅力。弱者希望同强者并驾齐驱是,愚蠢的。”

“我说的不是弱者,想到的也不是他们。我只同那些与那工作相配,并能胜任的人说话。”

“那些人为数不多,而且很难发现。”

“你说得很对,但一经发现,就要把他们鼓动起来敦促和激励他们去作出努力,告诉他们自己的才能何在,又是怎么被赋予的向,他们耳朵传递上天的信息直接代表上帝,在选民的队伍中给,他们一个位置。”

“要是他们确实,能胜任那工作,那么他们的心灵岂不第一个,得到感应”

我仿佛觉得一种可怕的魔力在我周围,和头顶积聚起来。我颤栗着,唯恐听到某些会立即召来释放能力,的致命的话。

“那么你的心怎么说呀”圣约翰问。

“我的心没有说,我的心没有说,”我回答,直吓得手骨悚然。

“那我得替它说了,”他继续说,语调深沉冷酷。“简,跟我一起去印度吧,做个伴侣和同事。”

溪谷和天空顿时旋转起来,群山也翻腾起伏:我仿佛听到了上天的召唤仿佛像马其顿那样,的一位幻觉使者已经宣布:“过来帮助我们,”但我不是使徒我看不见那位使者我接受,不到他的召唤。

“呵,圣约翰”我叫道,“怜悯怜悯吧”

我在向一个自以为,在履行职责,不知道怜悯和同情,的人请求。他继续说:“上帝和大自然要你做一个,传教士的妻子,他们给予你的不是**上的能力,而是精神上的票赋。你生来是为了操劳,而不是为了爱情。你得做传教士的,妻子一定得做。你将属于我的,我要你不是为了取乐,而是为了对主的奉献。”

“我不适合,我没有意志力,”我说。

他估计到一开始我会反对,所以并没有被我,的话所激怒。说真的他倚在背后的,一块岩石上,双臂抱着放在胸前,脸色镇定沉着。我明白他早己准备好对付长久,恼人的反抗,而且蓄足了耐心坚持到底决心,以他对别人的征服而告终。

“谦卑,简,”他说,“是基督美德的基矗,你说得很对,你不适合这一工作。可谁适合呢或者,那些真正受召唤的人,谁相信自己是配受召唤,的呢以我来说,不过是尘灰草芥而己,跟圣保尔相比,我承认自己是最大的罪人。但我不允许这种,个人的罪恶感使自己畏缩不前。我知道我的领路人。他公正而伟大,在选择一个微弱的工具来成就,一项大事业时,他会借助上帝无穷的贮藏,为实现目标而弥补手段,上不足。你我一样去想吧,简像我一样去相信吧。我要你倚靠的是,永久的磐石,不要怀疑,它会承受住你人性,缺陷的负荷。”

“我不了解传教士生活,从来没有研究过,传教士的劳动。”

“听着,尽管我也很卑微,但我可以给予你,所需要的帮助,可以把工作一小时,一小时布置给你,常常支持你,时时帮助你。开始的时候我可以这么做,不久之后因为我知道你,的能力你会像我一样强,一样合适,不需要我的帮助。”

“可是我的能力呢,要承担这一工作,又从何谈起(何谈起)我感觉不到灯火在燃烧起感觉不到生命在加剧,搏动感觉不到有个声音在劝戒和鼓励我。呵,但愿我能让你看到,这会儿我的心象一个,没有光线的牢房,它的角落里铐着一种畏畏缩缩,的忧虑那就是担心自己被你说服,去做我无法完成的事情。”

“我给你找到了一个答案你,听着。自从同你初次接触以后,我就已经在注意你了。我已经研究了你十个月。那时我在你身上,做了各种实验,我看到了什么,得出了什么启示呢,在乡村学校里,我发现你按时而诚实地完成了不合你,习惯和心意的工作。我看到你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和机智去完成它。你能自控时,就能取胜。你知道自己突然发,了财时非常镇静,从这里我看到了一个毫无底马罪过(,马罪过)的心灵钱财对你并没有过份的吸引力。你十分坚定地愿,把财富分成四份,自己只留一份,把其余的让给了空有公道理由,的其他三个人。从这里,我看到了一个为牺牲而狂喜,拣起我所感兴趣的东西那种驯服性格中,从你一直坚持的,孜孜不倦刻苦勤奋的精神中,从你对待困难那永不衰竭的活力和,不可动摇的个性中,我看到了你具备,我所寻求的一切品格。简,你温顺、勤奋、无私、忠心、坚定、勇敢。你很文雅而又很英勇。别再不信任你自己了我可以,毫无保留地信任你。你可以掌管印度学校,帮助印度女人,你的协助对我是无价之宝。”

罩在我头上的,铁幕紧缩了起来。说服在稳健地步步进逼。我闭上眼睛,最后的几句话终于扫清了,原先似乎已堵塞的道路。我所做的工作本来,只是那么模模糊糊,零零碎碎,经他一说便显得简明扼要,经他亲手塑造便,变得形态毕现了。他等候着回答。我要求他给我一刻钟思考,才能再冒昧地答复他。1

宁愿晚点结婚,也不要轻易结婚,宁愿及时止损,也不要耗尽自己的青春。

毕竟结婚的最终目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的幸福感,会大于一个人。共勉。
编辑:好书指南 微信号:aidushuba
看都看完了,还不点这里试试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