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档综艺是中国社会的照妖镜

姑娘不是被时代,打扮的瓷娃娃...



一档以“治愈”为噱头的改造真人秀节目,不但没有成功治愈观众,看完反而容易让人“大动肝火”。

对,说的就是名不符实的《你怎么这么好看》(以下称《好看》)。

这档节目讲的不是“你怎么这么好看”,而是粗浅地告诉你:“要这样才好看”。

节目里,嘉宾们需要对生活中的,素人进行改造,“给出美好生活提案”。可是改造过程充满了,偏见和刻板印象:比如当他们发现独居的,女博士不用化妆品的时候,是崩溃的;当他们看到处于“丧偶式育儿”状态中的四胞胎妈妈时,让她反思如何平衡,夫妻关系——每一期,都在增加观众的怨气,和不满。

社会是在不断前进的,如果我们的综艺节目还在以如此单一的形象,勾勒出人的存在价值,未免显得低劣和鲁莽。
“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近几年频现于国产(于国产),综艺的名词“素人”里的“素”,并非狭义的素面朝天,而是泛指身边的普通人。

参加《好看》的素人,共同特点是不够“精致”、不够“仙”。

节目的定位和意图,也显而易见:把“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从美妆、穿搭、心理建设、美食和家居,节目的“提案团队”包括吴昕、范湉湉,包括昆凌等人,但整个过程,配合煽情的音乐、浮夸的字幕,像销售商品一样,出卖一些老生常谈的刻板,印象。
在这个被越来越苛刻,的外貌审美定义的年代,“任人改造的小姑娘”盛行于街巷之间。“任人改造”的一定是“小姑娘”,更因为是小姑娘,所以她不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和独立性,只能活在这个,他者的审视里。

而他们对“素人”的改造,是从打压开始的。批判你的生活方式,让你意识到“我这样是不对的”,甚至是丢脸的。

录制地点选在中国独居人士,最多的深圳。一个年轻而具,有活力的城市,似乎并不容许居住,在这里的年轻人“死气沉沉”。

第一期的嘉宾是34岁、母胎单身的独居留德,博士方静。
一开始,节目组就给方静贴上了“女博士”、“单身”、“大龄”等标签


独居近十年,装饰风格极简,衣柜里只有几件条纹T恤,从不化妆,认为口红是“消费主义的陷阱”。

说白了,就是一个追求理性、实用简洁、低物欲的青年学者,类似的人在今天任何一个大城市,都绝不罕见。

但在吴昕等人眼里,方静却成了“异类”——哪有女生过成这样的呀?他们用“孤独”、“乏味”等字眼来形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德国留学博士。

吴昕用了“清心寡欲”这样中性的字眼,却还是掩盖不住他们发自内心的,震惊甚至微微鄙夷。
当听到方静认为口红是“消费主义的陷阱”时,吴昕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然后第一期的标题就变成了吴昕“智斗”女博士。

靠口红“智斗”吗?
我看你像恐龙


改造方程的第二步,是强套价值观。

团队决定对方静进行一次“女性化”提升,简言之,就是要让她看上去“更像一个女人”。

服装造型师为方静换上,二十多年从未穿过的高跟鞋,并直呼“穿上高跟鞋,整个人都对了”。
然而收到婚纱的,方静却直言“感觉有一点害怕”


就连诚挚的祝福也多少带有些鄙夷,和怜悯的味道。

怜悯,是这档节目在“援助”外衣下流露出来的,另一个发臭的价值取向。

口口声声“我们不设计你的生活,只是你的生活提案者”,但每一个环节透露出来的,都是赤裸裸的价值强加,和标签化的粗鲁评判。

其实在方静自己的眼里,当下的生活更多是从心理、感受层面去形容的。“每一天都一样”,“甚至有时候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她想要改变,是因为想到生活新,的意义和方向。
有意思的是,她没有给自己出现这种心境的原因去下定义,从头至尾,也没有明确对改造计划,表示认同——只会浅浅一笑,说几句不痛不痒的礼貌,感谢。

不好意思,你看我像看恐龙,我看你像看动物园的猴子,只有靠杂耍炫技才敢出,现在人前。
外在改造不能带来内在改变


福柯的“规训”一说被广泛运用到权力审,美的概念里,男性占统治地位的,父权社会结构里,女性长期处于审查和,监督的被凝视状态,长期以来也在无意识中把男权观念,内化为自身观念,产生了“自愿却非自由”的怪异现象。

来参加节目的嘉宾,你不能说她们不是“自愿”的。

他们真实地感受到了现实生活,的压迫,但并没有明确表达“我就想要学习,化妆护肤穿搭”、“我就想要谈个恋爱”。“孤独”、“乏味”这些字眼,也是节目组的“欲加之罪”。

参与者大多需要,的不是什么“改造”,而更多是“改变”。

关于“美”的无数规训,披着关怀的糖衣重重,砸在嘉宾身上。生活在现代社会高压城市,压力已经够大了,她们真正需要的,恐怕不是这些“从外到内”的改造建议。
嘉宾小姜,作为“北漂一族”,日常填饱肚子全靠外卖,工作繁忙之余喜欢(余喜欢)靠摄入热量,以及网购来消解压力,却被节目组调侃“你家像个物流中心”
再看看那些擅替,报名的所谓亲人。四胞胎的爸爸,抱怨与妻子感情减淡,归咎为妻子的状态问题,认为把妻子刷新一遍,两人感情就变好了。

优雅知性、受人尊敬的临退休医师,被儿子吐槽“不会做饭”,认为需要把妈妈刷新一遍。

他们表达出来的,不是“改造”的直接需求,而是“改变”的欲望。他们不是在寻求帮助,而是在倾吐抱怨。

找到这群衣装,食住的提案者,有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而节目组则兴高采烈地死,马当活马医。
一位每天忙于育儿的,四胞胎妈妈,被丈夫认为过多地,将精力放在了孩子身上,忽略了夫妻之间的经营,希望节目组对妻子进行“改造”


对待青年如此,对待长辈亦如此。

女医师整洁如新的家,也能被他们找出槽点:拥挤但整齐的储物间、后花园鱼塘,种养的植物都被鸡蛋里挑骨头地,拿来作了文章,然后总结:阿姨也是一个活,得粗糙的人。

医师耐心坦陈,彩妆含铅,对人体有害,这是出于职业素养和,一个对生活负责的态度,却被吴昕用夸张惶恐,的语气吐槽:“最害怕遇到分析成本的,人了”,坦言自己“从来不分析成本”。


注重外表没错,但由于不懂就轻视内在,她好像很骄傲?

他们宣扬并强加于人的“美”,其实仅仅是肤浅的“漂亮”。光彩和靓丽是曰“漂亮”,满足人的视觉享受,满足男权主义文化定义的,视觉标准。

用外在美的改造去,忽视一个人本来的美,甚至刻意回避他们深层的,生活问题,是肤浅而极不负责任的。

他们从头至尾没有,问过嘉宾,你们真正需要的改变,到底是什么?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Neflix曾推出一档相似模式的“素人改造”节目《粉雄救兵》(下称“《救兵》”),五位同性恋提案专家,特地为直男提供改造建议。

但《救兵》与《好看》大相径庭的评分和口碑,来自于定位的根本不同。

什么是时尚?什么是美?《救兵》里的服装改造师,tan会说,“我对所谓 ‘时尚’不屑一顾,那是你穿一季,就要扔掉的东西。我做的style,是让每个人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让他们舒适、自信,更爱自己。也让他们所爱的人也,感到自己的努力。”
《粉熊救兵》表现出来的,是尊重个体,鼓励自信和自爱


用内在美掩盖外在不足是《救兵》的旨意,而用外在的靓丽遮挡真正的生活困局,是《好看》的旨意

作为一档传播信息和共塑,价值观的综艺节目,面对那些被社会,固化的审美标签,他们没有尽力去,打破和撕开,反而是加强它,使其变得更加理所当然。

他们也没有鼓励那些“对现状不满意”的人去接纳自己,相信自己,然后爱上自己,而是用另一套世俗而,肤浅的框架去禁锢他们:只有这样,你才值得被爱。

所以,吴昕会在第一期里说:“你首先要接受,才能改变”。
看到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她们自觉地接受了这种“漂亮”


一个人活到三十多岁,知书达理,当然知道社会的主流审美也看得到身边“光鲜亮丽”的女孩子是什么模样,对于化妆打扮变得精致等“自我改造”,她们的问题不在于不知道“如何”,而在于“想不想”,“能不能”。

节目组没有直接否认,其选择的能力,每个细节也在表达: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而这种解决,未免太武断了。
在方静反驳了几句之后,节目组将其贴上了“怼人”标签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


节目中的主角,参与到真人秀来,也许存在两种可能:

第一,是想通过媒介和,舆论放大公众凝视,以削弱自己本能对改变,的抵抗,“我心里也不想的,但是我没办法了啊。”

像方静那样,或是为了不让亲友失望,或是为了强迫,自己对恋爱感兴趣,然后顺循着社会、父母的期待,结婚生子。

或者像小姜,为了分担工作压力,和不再受到嘲笑,需要一股外力来“规训”自己。

她们想要“改变”,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改变”。由于社会世俗眼光都在说:“你就该这样”,便强迫说服自己从生理接,受到心理接受。
面对节目组的“改造”,最终只能以年轻妈妈对丈夫道歉告终


另一种情况,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不喜欢无所谓,退出节目,做回自己。

当然,我们不知道嘉宾的参与心态,是哪一种,但既然参与,就代表着她们主动进入,了这样一个被放大的审美磁场。

就像一块蛋糕放在你面前,本来你对甜食毫无兴趣,但周围的所有声音都在说:吃吧,它很好吃;吃了它,你才是一个正常的人。或许你仍然不,相信自己会爱上蛋糕,但也有极大可能去“尝一口”。

每个人尝一口,就都在不知不觉中贡献,了一瓢水,把这个时代苛刻而,肤浅的审美导向,演变成一场同质化洪荒。

社会上那些原本有着,独立个性生活的人,那些人们口中所谓的“大龄青年”,尤其是被批驳“粗糙”的女性,自我意识和价值观,不知不觉消匿,真正的问题核心被掩盖。

这也是《好看》根本的“恶”。
这个时代的“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是一种警钟。影视剧和综艺,从不厌其烦地强调“漂亮”在社会中的作用,告诉你什么是符合大众,期待的“美”。

而那些被尝试甚至消化,掉的审美观会继续主导社会,就如康德在《论优美感和崇高感》里形容的,仅仅“是一种强烈夺目的色彩……却靠外表来迷惑,人或感动人。正有如一座建筑要靠粉饰来给人造,造成石雕所表现表现出出来的那种高贵的印象一样,要用粘在墙上的横线脚,和半露柱来给人以一种坚固性的观念一样——尽管它们很少有什么根基,而且什么也支撑不起来。”

附着在“漂亮”而非“美”之上,这种强扭的生活方式,哪怕标价连城,可它会甜吗?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刘肖瑶

排版 | STAN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猜你还想看

围观

东北人铲雪,怎么广东人流汗

故事

关于澳大利亚大火,你得知道的真相

热文

我的师娘啊,学术还能这么搞
点击图片购买 瘾·2020年日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