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肝转移“疗效荒漠”难题! 免疫治疗+血管抑制剂创造神奇疗效, 死亡风险降低近50%!

肺癌患者:发生致命肝转移怎么办?不怕,免疫+血管的神奇组合成功阻击...

毫无疑问,肺癌是全世界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没有之一。

庆幸的是,随着靶向和,免疫治疗的崛起,肺癌治疗取得了很大进步,尤其是以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免疫治疗,将无突变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4%提高到15-20%,真正实现了临床“治愈”。

不过,并不是所有患者都,能受益于免疫治疗。比如,一些临床数据表明:发生肝转移的肺癌患者,单独使用PD-1抗体的疗效并不好。

这么说,难道肺癌患者一旦,发生肝转移,就不能使用免疫治疗了吗?

单药不行可以,考虑联合治疗,尤其是联合血管生成药物!今天,我们来给大家说说肺癌肝转移,的那些事儿。

1. 不安分的肺癌细胞,衷情于肝

肺癌一旦发生,这些癌细胞并不“安分守己”,而是想方设法的转移,到别处去“生根发芽”。2019年,美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涉及54697位肺癌患者的研究[1],经过严谨的数据分析,他们发现:

  • 肝脏是晚期肺癌最,常见的转移部位之一:大约20%的患者会发生肝转移,包括孤立性肝转移和,多发性肝转移,而且肝转移通常以多部位转移,的形式存在;
  • 肝转移患者预后极差:5年生存率只有2.2%,略高于全身多,器官转移的1.5%,不管是确诊时伴随肝,转移还是后续新发肝转移,生存期都会显著降低。
肺癌患者发生不同部位转移的5年生存率
所以,对发生肝转移的肺癌,患者来说,亟需新的治疗手段救命。

2. 遗憾:肝转移患者,PD-1单药疗效不佳

这几年,以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肿瘤免疫治疗横空出世,给不少癌症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对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来说,免疫治疗也从最初的后,线治疗前进到一线治疗,相比于之前的单药化疗,在有效率和生存期方面,有了很大进步。

不过,遗憾的是,多个临床数据分析发现[2]:肝转移的肺癌患者单独,使用pd-1治疗的效果不佳。

非小细胞肺癌。研究人员仔细分析了165,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使用pd-1抗体治疗的情况,其中46位患者,发生肝转移,119位患者没有,发生肝转移,经过PD-1抗体治疗:没有肝转移的有效率,是56.7%,而肝转移患者的有效率,只有28.6%,降低了一半;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也,同样降低了一半,4个月 VS 1.8个月。具体数据如下
肝转移 VS 非肝转移肺癌患者,使用PD-1抗体治疗的效果


这是为什么呢?一些研究发现,发生肝转移的癌症,患者体内有更多的ve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而这些vegf可能,具有免疫抑制活性。打个比方,免疫治疗药物相当于一根,火柴,把癌症患者体内的,免疫系统激活(点燃),而肝转移患者体内的,过多的vegf却一直在抑制免疫系统(相当于浇了一盆水),水火不相容,免疫治疗药物很难起效。

所以,如果有办法抑制vegf,的活性,就可以端走这盆水,可能会给肝转移,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效果。而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阻断肺癌,患者体内的vegf,从而逆转免疫抑制作用。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在真正的,临床试验中,免疫+抗血管药物针对肝转移,患者的疗效。

3. 肺癌肝转移:T药+抗血管药+化疗,死亡风险降低近一半

目前,在非小细胞肺癌领域,探索免疫+抗血管药物的最,大规模的临床试验就是impower150,目的是评估PD-L1抗体阿替利珠单抗(T药)+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ABCP)、T药+卡铂+紫杉醇(ACP)与标准治疗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BCP)用于未经化疗的转移性,非鳞状nsclc患者的疗效。

结果表明,T药联合贝伐珠单抗和化疗可将无EGFR或ALK突变的患者的中位OS延长至19.2个月,而使用贝伐珠单抗+化疗的患者的中位仅,为14.7个月。

在2019年6月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研究人员报道了162名肝,转移nsclc患者的疗效分析结果:

总生存期方面:与BCP组相比,abcp组的患者具有显著,的生存优势,中位OS分别为13.3个月和9.4个月,这意味着阿替利珠单抗将肝转移NSCLC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48%,具体如下:
无进展生存期方面:肝转移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也得到改善,分别为8.2个月和5.4个月,疾病进展风险降低了59%。具体如下:
客观缓解率方面:abcp和bcp组,分别有31例(61%)和23例(41%)患者达到客观缓解,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0.7个月和4.6个月。

4. 原发肝癌也不怕,免疫治疗+抗血管药物,死亡风险降低42%

无独有偶,另一项抗血管+免疫治疗的临床研究imbrave150同样显示出抗,血管药物在肿瘤联合治疗中的优势。只不过这项研究针对,的不再是肝转移,直接就是原发肝癌的治疗。

就在不久前,的11月23日,全球首个获得成功的肝癌免疫疗法,iii期研究——imbrave150研究数据在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大会(ESMO-ASIA)的主席会议上公布。

数据显示,对于既往未接受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HCC)患者,与标准方案索拉非尼相比,阿替利珠单抗与贝伐珠单抗免疫联合疗法,能够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OS)与无进展生存期(PFS),详细数据的惊艳程度,以及对于肝癌患者带来的临床,获益提升巨大,引发现场热烈反响。

此研究结果从另一方面印证了贝伐珠,单抗辅助免疫抑制剂参与肿瘤微环境协同作用的机制,与impower150研究有异曲同工,之妙,免疫+血管的神奇组合再次,艳压全场。
所以,不论是生存期还是,客观有效率,T药+贝伐珠单抗+化疗的联合方案都可以给,肝转移的肺癌患者带来更好的疗效。

随着免疫治疗在抗肿瘤,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何取得最好的有效率、最大程度的延长病人,的生存期,以及进一步探索各类治疗,手段、各种药物在合适人群中,的最佳联合方式及安全性管理,权衡生存获益与毒性是,我们未来重点关注的方向。期待未来t药正式上市之后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好消息,造福广大肺癌肝转移患者

参考文献

[1] Li J, et al. J Cancer. 2019 Jun 2;10(14):3079 3086. Castañón E,et al. J Transl Med. 2015 Aug 7;13:257. Chang YP, et al. PLoS One. 2017 Jun7;12(6):e0178676.

[2] Tumeh, P.C., et al., Liver Metastasis andTreatment Outcome with Anti-PD-1 Monoclonal Antibody in Patients with Melanomaand NSCLC. Cancer Immunol Res, 2017.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