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约不来过夜半,炒薄壳,金不换

深秋时节,宜想象,宜想念。...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 正文 -
天渐渐凉了,夜里起风,吹散了白天的炎热,添衣的叮咛跨越了一年又传来,似好久不见的故友。节气会有记忆,它也很准时地唤醒了人们的回忆,老友就不一定一年一见了,或一月之后重逢,或要几年念想,或相遇,或相约,也可能一别,便再也不见。

大学毕业后,同学各奔东西,虽多留在广东,然一个班一起存在的姿态是难再觅得。柳伟是会做菜的,好几次小聚都在柳伟的住处,或三五人小酌,或十几人互侃,多时来了半个班,抱怨职场上的怪事,或念念旧时的情愫,好几个同学感慨,还好多了“老板的饭堂”,我们越来越像家人一样。黄瓜刨开,卷成柱状,撒上蒜蓉提味,蒸熟后青翠欲滴;煎蛋自是香的,摆盘讲究是这盘煎蛋最后的倔强。小到凉拌,大到秘制小龙虾,多是柳伟主持着“老板的饭堂”,也有帮厨围绕左右,可能是帮手,也可能是露一手。小小的厨房里刀和砧板的打击乐甚是悦耳,“滋啦”一声炒菜爆锅也能带起节奏,时不时传来一句“汤好了没啊”,紧接着便又多了几句“没耐心”的“斥责”……风乍起,柳伟自己养的绿植颤巍巍地抖动着,像极了即将入锅的空心菜。

笑声此起彼伏。周末约饭吗?几个人?这样的默契让本已分飞的老友又聚在了一起,“老板的饭堂”香气四溢,或是单单看着煲汤咕噜噜冒泡,那种慢慢沸腾的满足感,甚是治愈。
有个处所,避风谈心,寒风乍起,也总能听到几句来自不同老友的叮咛。秋天分开了热与寒,聚餐却模糊了主与客,饭后冲上一泡功夫茶,来蹭饭的最后都把自己当成了主人,酒足饭饱,挥挥手,下次见。

对于久久回家一次的人来说,家人是欣喜的,好酒好肉招待,还整天问着“想吃什么”。更有人归家前列了清单,回家团聚,吃,成了最朴素的想念。

父亲笑着给我倒了一杯酒,我疑惑。

“这么客气啊?我又不是客人。”

“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嗯,好像画面不太对。

母亲专门炒了薄壳,寻氏肌蛤,俗称海瓜子,浅海小蛤蜊。壳极薄,肉小而鲜甜。热油爆蒜,吐完沙的薄壳倒入其中,盖锅盖焖几分钟,哔哔啵啵,一个个薄壳在高温下被迫开张营业,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落霞与孤鹜齐飞是不可能的了,放弃这么鲜甜的小蛤蜊,可不是聪明的孤鹜了。
做薄壳可不用另外放盐,这份来自浅海最本真的甜便是最好的招牌,蔡澜曾说“享受这道菜,是碗底剩下的汤汁,没有其它海产比它更鲜甜的了。”放少许辣椒佐味,金不换释放香气,调动味蕾,调和了辣椒的刺激和薄壳的鲜美,香。

贝壳类自有其懒人吃法,薄壳也有去壳卖的,也便是薄壳米,薄壳米吃起来方便,鲜甜却似乎打了折扣。和吃螺肉比啜田螺少了一丝趣味一样,少去了盘里的挑挑拣拣,少去了舌尖与薄壳的亲密接触,直接吃薄壳米,仪式感上似乎也扣了分。当然,薄壳米炒饭值得一试,一口米饭里,或白或红的薄壳肉在嘴里爆开,米粒也被鲜味慢慢浸润,仿佛吃掉了一整个夏天。

当然薄壳做成薄壳烙也是极香的,点几滴鱼露,极鲜。

薄壳最好是夏天吃,肉大味美,夏天的夜晚小酌一杯,薄壳可以算最佳拍档。“现在秋天了会少了点了,下次看能不能吃到暑天的薄壳吧。”母亲似乎对我没能吃到当季肥美的薄壳略有遗憾,也是家庭成员之一,这份攒久了爆发的热情,多了一丝错觉,笑问客从何处来?
“一候鸿雁来宾;二候雀入大水为蛤;三候菊有黄华。”深秋天寒,古人见不到雀了,海边的蛤蜊的条纹和颜色与雀又很像,便觉得它们入了水,变成了这小蛤蜊。不知薄壳是哪种雀变的,直觉得古人的想象真是浪漫。雀鸟一去不回了,那蛤蜊便也是你了,深秋时节,宜想象,宜想念。

有约不来过夜半,炒薄壳,金不换。欢喜就欢喜罢,即使短得一瞬而已,都是人间惆怅客,想象你来,就好了。

文 / 蔡浩杰

图片 / 网络

BGM / 陪着你走 - 谭嘉仪
关于投稿
1、深夜谈吃接受日常投稿,欢迎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

2、投稿的邮箱为:tougao@tonightfood.com

3、深夜谈吃不是商业机构,没什么收入,支付不了稿酬,还请见谅

4、稿件字数800~2000字为宜。如可能,尽量为文章内容自己拍几张好看的相片,若不能提供相片,深夜君帮你找合适的也可以

5、文章发表后,一切权利归原作者,若你需将文章作他用,可联系我们开放白名单等相应操作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