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选手终成正式运动员,爸妈会认可我们吗?

电竞撕下玩物丧志标签?...

今年夏天影视圈刮起了一场“电竞风”,王一博、李现、胡一天、杨洋先后凭借电竞题材电视剧吸粉无数。上周六晚上,被称为“电竞春晚”的世纪对决还成功打败了TFboys六周年以及陈情令cp上快本等事件,2000万的直播在线人数似乎预示着,被思聪吃热狗带火的电竞文化又一次出圈了。
继吸引主流观众之后,官方的认证也没有迟到。7月31日下午,上海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颁证仪式在东方体育大厦举行。这是在2003年电竞被定义为体育项目之后,官方对其的再次背书。
电竞选手时常和网瘾少年联系起来,哪怕是带上能打比赛挣工资的头衔,也不被社会所认可。毫无疑问,上海85名电竞选手持证上岗,无论对于电竞行业还是电竞选手来说,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21岁,退役?
“在这个赛场上,努力,最不值得拿出来夸口。这是基本,是人人都会做到的,是最底层、最渺小的东西。搞清楚这一点,才能向高处攀登。”这是近期大热剧《全职高手》的开场白,也能稍微反应出电竞职场的残酷。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与专业运动员相似,同样讲求天赋,然而属于这帮天才少年的光辉岁月并不长。

据专业人士介绍,电竞作为一种体育项目,对选手的体能要求很高。一场长达四五个小时的系列比赛打下来对选手的精力和反应能力都是很大的挑战。与之相伴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退化的反应速度、判断能力甚至是体能状况,一位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通常在20岁上下。

在刚刚过去的ChinaJoy会展期间,李斌(化名)作为上海JGG战队的队长,带领队员参加了英雄联盟项目的冠亚军决赛。在前半场2:1的优势下,JGG遗憾惜别冠军。来自湖南的李斌今年仅21岁,但他已经告别了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生涯。“打职业太累了,我现在只想打打线下比赛。毕竟以我的年龄已经不适合再去打职业了。”李斌告诉记者,“这次参加CJ比赛也是朋友叫我的,获得亚军会有三万元的奖金。”
与李斌境遇不同,在上海黄浦区Newbee俱乐部里的绝大多数电竞选手都是职业选手,他们当中已经有26人拿到了上海首批电竞注册运动员资格证。根据俱乐部副总经理方晓芸介绍,能够获得第一批电竞运动员资格证的大多是顶级俱乐部里的一线队员,针对的是DOTA2、炉石传说、魔兽争霸3、英雄联盟、皇室战争、FIFALONLINE4、王者荣耀等7个项目。日后,他们也将代表上海参加全国乃至世界的比赛。

面对电竞选手年龄的困惑,方晓芸也感同身受,“30岁以上的电竞选手可以参与的项目非常有限,大多数电竞项目都非常考验选手的反应能力的,像这次我们派出去参加堡垒之夜世界大赛的选手是两个16岁的青少年。”

虽然说电竞是一场“青春的狂欢”,但这并不意味着走过黄金年龄的电竞选手从此失业。在大型俱乐部里,除了占据大部分面积的训练场所外,还有直播间和运营部门。教练、解说、网络主播、电竞教育……都可以成为后电竞选手的预留方案。人社部发布的有关电子竞技的报告显示,目前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巨大的人才缺口也在为选手未来的职业生涯提供更多选择。
多数电竞选手都转型做游戏主播或解说,PDD就是其中一员
被质疑、被非议,从未辩解,今日正名
《IT时报》记者在Newbee俱乐部里感受到了职业电竞选手被支配的一天:每天一般10:00~11:00起床,中午12:30到达训练室之后就开启了正式的训练,除了吃饭的时间,基本每天都要训练到半夜,在大型赛事之前还会有一段时间的封闭式集训。为了避免选手们没日没夜地打比赛,俱乐部还设置了统一的拉电和断电时间。

电竞俱乐部发展到现在已经摆脱了零零散散的战队模式,进入了公司化的商业运营阶段。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像是被精心调配过的营养剂,从体能、培训再到饮食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此外,顶级电竞选手不再只是普通的运动员,他们还会发展成一个个具有商业价值的IP,比如“电竞一哥”Uzi、初代电竞冠军“sky”以及一战成名的“IG”战队,在市场经济的催化下,电竞行业也衍生出了粉丝应援、内容拍摄记录和粉丝运营等外围商业链。每支战队除了教练,还安排了领队、经理和数据分析师。

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职业化”是社会分工越来越清晰的产物。从2003年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技项目到国际奥委会认同电竞的体育身份再到首批电竞运动员持证上岗,电竞作为新兴的体育项目已经得到了主流体育圈的认可。
“政府对于电竞运动员的认可,会极大带动整个社会对于这项运动的正面口碑,为这项运动的从业者,带来社会的认同,也让家人更理解他们的选择和工作,为行业的规范、向上发展解决了部分后顾之忧。”上海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副会长兼新闻发言人朱沁沁告诉《IT时报》记者。
Waixi


1996年的Waixi是Newbee俱乐部DOTA2分部的中国分队队长,他也是第一批获得注册运动员证书的电竞选手之一,回想起进入电竞圈的这几年,他遭遇过家人的反对也经历过迷茫期,拿到证书对于Waixi来说也是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他听到了更多被了解、被认同的声音。“拿到上海市首批电竞运动员资格证最大的感受是,我也是一名正规运动员了,有了和传统体育运动员一样的身份。家人知道以后也是对我更加放心,会继续支持我坚持这份事业和梦想。”Waixi告诉记者。
电子竞技,未来可期
早在今年1月25日,上海静安区的电竞圈“网红路”就正式升级为“灵石中国电竞中心”。通过产业的自然集聚,这里汇聚了量子体育VSPN、美国动视暴雪、电竞培训机构综皇等一批电竞上下游企业,产业链完善程度高。

此外,静安区的电竞政策也是吸引大批企业落户的重要原因。“对经认定的电竞企业,我们不仅会提供购租房补贴、装修补贴还有电竞场馆的补贴。”静安商务委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电竞市场的蓬勃也辐射到了它的上下游供应链,像是电竞专用耳机、职业战队专用电竞椅以及机械键盘等等。“我们部门7月份卖了310万的货,这还只是线下的销量”,在某头部电竞椅公司上班的Sunny(化名)告诉记者。由于订单量的快速增长,Sunny这个月时常要加班。“之前是我们找别人来订货,现在除了我们自己去找客户,越来越多的厂家还会主动联系我们。”此外,该电竞椅品牌还获得了今年ChinaJoy的入场券,它也是RNG、TeamSMG 、QG 、SV等多家知名俱乐部的电竞椅供应商。

随着政策的倾斜和头部资源入驻电竞圈子,电竞将走出自嗨模式,获得更多资源。腾讯公司电竞负责人侯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电竞行业需要架起沟通的桥梁,通过提升整体行业发展的水平,来让参与电竞的年轻人真正感受到职业的存在感,从而找到未来的出路。”量子体育VSPN项目总监唐晓威认为5G将是改变电竞行业的转折点,“未来的5G时代可减少硬件设施投入,同时也会降低全球化赛事的举办的难度,精致的电竞内容更方便用于网络传播,届时也会打破目前行业壁垒,融汇更多行业。”
率先推出电竞运动员注册制是上海建设全球竞技之都的重要内容,今后电竞行业还会朝着规范化、职业化的方向发展。“专业认证会一步步实施,不会一步到位,对于暂时没有认证的运动员,也不会影响他们代表俱乐部或者个人参加商业赛事,但是在未来,真正意义上的地方代表队的组成,只能从地方注册的的运动员中选拔。”朱沁沁表示。

至于第二批电竞运动员证书会在何时颁布,“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这个时间段。”朱沁沁向《IT时报》记者透露道。

作者/徐晓倩

编辑/挨踢妹

图片/IT时报 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往期回顾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